A02版
    本報訊 (記者 顧然) 5月10日,2014年第一季度“吉林好人·每周標兵”代表公殿偉、王志江等6人來到長春市朝陽區二二八社區,與這裡的居民進行了一次別開生面的交流。
    磨嘰是為每個人的平安
  ———敬業奉獻類“吉林好人”、長春市公安交警支隊特勤大隊三中隊協勤員公殿偉
    居民:如果遇到家裡有病人,當時是紅燈,我要闖過去行不行?
    公殿偉:絕對不行。我能體會到您當時那種急迫的心情,但等這一分鐘就是為了平安,否則可能會碰到意外。但如果是您扶著病人過馬路的話,我一定會給你開綠燈,我會擋在車輛前指揮,護送您安全過去。
    居民:市民送給了您一個“磨嘰協警”的外號,對於這個稱號,您有什麼感想?
    公殿偉:我非常喜歡這個外號。磨嘰這個詞是東北特有的一個詞,我的理解磨嘰是把對方當作家人、親人或者好朋友,這個詞用在我的身上挺合適,因為只要我站在那個位置就要時刻磨嘰,磨嘰是為了每個人的平安。
    撿瓶子幫孩子改善伙食
    ———助人為樂類“吉林好人”、吉大前衛校區後勤服務中心東榮大廈變電室值班員王志江
    居民:您在四年的時間里資助了五位大學生,總計一萬多元,您的工資並不高,家裡也不富裕,您這樣做家人贊成嗎?
    王志江:這件事我的愛人和孩子都知道,也非常支持我。我在圖書館值班時看到有的孩子因為沒錢吃得很差,我實在看不下去了,就覺得應該幫幫他們,所以跟愛人一商量就這樣做了。
    居民:工資那麼低,當初你靠什麼來資助這些困難學生?
    王志江:當初我月收入是1300多元錢,孩子正在念研究生。想幫助他們就要自己吃點苦,我和愛人有時候早、晚撿點廢品、礦泉水瓶子賣,賣完了就把錢攢起來,給需要的同學。我多撿幾個瓶子,給孩子改善伙食。
    跟歹徒搏鬥沒想那麼多
    ———見義勇為類“吉林好人”、陽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吉林分公司司機王雪輝
    居民:在跟歹徒搏鬥的過程中,你和楊平兩人都受傷了,肯定是搏鬥的過程相當激烈,在那個過程中你們有沒有害怕,事後是怎麼想的?
    王雪輝:一開始那個時候情況比較緊急,根本沒時間考慮那麼多,事後有點後怕,因為我的主治醫生說了,刀傷已經傷及到肺部,差兩釐米扎到心臟。
    曾得到幫助 也要幫助別人
    ———助人為樂類“吉林好人”、長春市公交集團西昌汽車公司司機聶永軍
    居民:你的事跡很讓人感動,我想知道你為乘客做了那麼多,是否還有人對你有不滿?
    聶永軍:也有人會不滿意,因為我車上的服務設施有限,有的服務設施安不上去,我們裝置服務設施時考慮得很多。
    居民:什麼促使你一直做下去的?
    聶永軍:小時候我家很窮,得到了社會的幫助和關心,所以我一定要堅持下去幫助其他人。
    自己掉下去也不能鬆手
    ———敬業奉獻類“吉林好人”、長春市公安消防支隊南湖大路中隊副指導員劉亮
    居民:你在救那位輕生女士的時候,沒有一定的能力和功夫的話是肯定抓不住的,像這樣的動作一定非常困難吧?
    劉亮:其實那會兒也不知道哪來的勁兒,當時就知道即便是掉下去了也不能鬆手,後來支撐不住了,在戰友的幫助下把那位女士拉上來了。
    居民:您參加了1500多次險重的任務,是什麼樣的精神和力量一直鼓舞著你?
    劉亮:支撐我的應該是職業的榮譽感,還有對於消防職業的熱愛。有的時候當你撥通119求助電話的時候,我們第一時間到場進行處置,我們承擔的是對遇難人員和遇險人員家屬的寄托和希望。
    幫助孤兒 愛人雙手贊成
    ———助人為樂類“吉林好人”、長春第八十九中學心理健康老師李鴻雁老師
    居民:李老師,你當初把孤兒領回家時,有沒有擔心過你愛人是否願意接受?
    李鴻雁:我愛人也是老師,在事業和家庭上我們沒有什麼擔心,只要是我領回來的孩子,他會舉雙手贊成的,沒有問題。
  (原標題:“吉林好人”6位代表走進社區)
創作者介紹

保齡球

sr66srdsl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